诚为本,信为道 服务热线:13903033474

留言 - 注册 / 登陆

欢迎访问我们的微博

资讯钢制办公家具资讯新闻大全

行业新闻

当前位置:首页 >行业新闻

又一家东莞家具厂关门

作者: admin 添加时间: 2015年07月30日 浏览:

在宏观经济下行和楼市低迷的背景下,近日与房地产关联密切的家具生产企业频现关门歇业。作为全国家具生产的重镇,广东省东莞市的中小家具生产企业也面临内销订单骤降、亏损面扩大等困境,行业洗牌加剧。
经营家具的大卖场出现客流量下降、商家撤离的现象,东莞市的部分卖场开始搞起副业,引进餐饮、酒店等业态,以谋求转型。但业内人士认为,这种转型存在一定风险。
在“失联”两天后,曾光明换了个新号码,这使他暂时逃过了供应商和员工的电话“轰炸”。但一大堆无法逃避的债务,仍把他逼得焦头烂额。
5月底,他在东莞市经营十多年的两家家具厂宣布倒闭。随后,6月1日东莞茶山镇一家家具厂也关门。一周时间内,至少三家家具厂关门。
曾光明在接受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采访时表示,“员工他们不知道,去年底(工厂)就已经资不抵债了。”
同样不平静的还有佛山的家具业。从去年的惨淡中熬过来的家具企业并未如愿等来更好的2015年。“去年难,今年更难”成为了家具行业的共同感受。
5月25日早上,东莞裕健家具厂(以下简称裕健家具)的经理杜杰照常组织员工开一周生产例会,布置生产任务。在杜杰和其他员工看来,这只是一个平常的周一。可万万没想到的是,午饭后他们接到村委会的口头通知:“你们老板说不干了!”同时接到该通知的还有寮步镇的东莞冠升家具厂(以下简称冠升家具),这两个厂同属曾光明。这时,两家工厂的员工才发现老板曾光明已经联系不上。
据悉,裕健家具创建于2002年,主要承担内销业务;冠升家具于2006年成立,主要承担外销业务。“25日之前都在正常出货,订单也有,上午我们都还上班,中午下班就被告知老板跑了。”6月3日,守在东莞东城区裕健家具工厂门外的多名员工如是告诉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。据该工厂几名中干透露,去年两个厂曾有共超过1800万元的压货;今年两个工厂还有600多万元的压货;两个月前,公司在厚街镇名家居世博园租下的铺面已经付不起租金,经营部也一同撤掉。
杜杰也告诉记者,家具行业一年比一年差。“去年我们一个月还有200万~300万元的产值,今年平均一个月只有160多万元的产值。”另据裕健家具员工透露,包括供应商欠款、厂房租金水电以及员工工资,曾光明共欠下1880万元债务。曾光明亦坦言,今年工厂每月产值较去年下降40%。“开了十几年的工厂,就像我的孩子一样。谁也不想走到今天这步,能保我肯定保,但实在保不住,太难了。”目前,冠升家具以200万元的价格“贱卖”出去,接手的是一家做运动器械的公司。曾光明告诉记者,冠升家具交给村委会处理,村委会卖掉工厂然后清算工人工资以及房租水电,“我没接手过一毛钱。”冠升家具员工凡先生也向记者证实,200万元结付了冠升家具180多名员工约130万元的工资,剩下的缴清了工厂的租金以及水电费,“200万基本全花了,估计老板也没拿到什么钱。”
6月3日,当记者来到冠升家具时,厂名已经在前一晚换了新厂名,工人们在进行最后的搬离工作。但老厂裕健家具的员工就没这么顺利了。“现在就是有人过来看,但没人敢买,因为牵涉债务问题。”记者到达裕健家具时,杜杰还在接待前来的买主。曾光明告诉记者,老厂也准备卖出去。“现在有600万~700万元的库存压着,想先清理工人的工资,但暂时清不掉,工厂很难脱手。”裕健家具的风波尚未平定,6月1日东莞雅来特家具厂的老板也“失联”了。雅来特人事部经理钟先生告诉记者,老板赵某共拖欠员工薪资超过80万元。该工厂生产经理童先生表示,除了员工工资之外,老板还欠供应商接近200万元货款。上述钟先生透露,其实不止他们一家工厂,东莞的代加工厂今年普遍存在订单减少、工价低的情况。“这跟家具行业的大环境有关。东莞是家具产业的聚集地,基本天天都有工厂倒闭。昨天厚街两家倒闭了,前天寮步也倒了两家。佛山更严重,每天倒好几家。”曾光明告诉记者。不过,记者未能证实到曾光明的这一说法。据工信部统计,2014年我国家具制造业企业主营收入为7187.4亿元,累计同比增长10.9%,增速创近5年来最低水平。东莞市统计局提供的数据显示,2014年东莞规模以上家具制造企业实现主营收入222.36亿元,同比下降0.34%。东莞市中小企业局在今年3月份发布的报告中指出,2014年东莞市规模以上家具制造业陷入内销订单骤降、亏损面扩大、产出与销售增长停滞等困境。预计2015年东莞家具产业仍将承受巨大的压力。

我要评价:

验证码:

评论列表:

公司新闻深圳钢制文件柜公司新闻

行业新闻广州钢制办公家具行业新闻